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案例 >
产品案例
在资源储量表上体现不出新增储量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1-03 20:39 浏览量:

  黄金首页最新资讯黄金其他

  资本云集 稀有资源闪金光(图)

  2009年06月16日02:08

  证券时报记者 肖 柳

  “稀土和钨都是稀缺资源,如果能收购,肯定比煤矿更有前景”。温州商人赵晓建一直在赣南寻找可以合作的资源项目,令他感到遗憾的是,赣南稀土和钨矿开采企业虽然很多都已经停产,市况也低迷,但要想收购却困难重重。

  除了像赵晓建这样的民营资本外,国有大型企业也一样在窥视着赣南这些不可再生资源,保利、五矿和广东广晟已经开始行动,未来5年内,三家公司计划将超过60亿元的资金砸向赣州的钨业和稀土资源。而政府也在行动,目前,赣南稀土采矿权证已全部集中在地方国有企业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手里。

  [热点]重拾升势 黄金后市或可看高一线

  部分炒金平台四大最常见黑洞

  全球最大黄金ETF维持黄金持有量

  买盘涌现 COMEX期金小幅收高

  上海金交所手续费率3月起下调

  5月9日,保利集团旗下保利科技公司与赣州市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意向书,组建大型钨业公司,准备在3至5年内,投资30亿元以上人民币;去年,赣州市政府还引入了两家重要的稀土战略合作伙伴,一是五矿集团,二是广东广晟集团。

  其中,五矿集团和两家赣州稀土企业合资成立了五矿稀土赣州股份有限公司,声称要在5年内投资20亿元,建设稀土灯用荧光粉、稀土节能灯和稀土永磁材料及应用产品项目。广东广晟集团则准备在赣州市龙南县投下重金,用5年时间投入12亿元建设荧光粉、节能灯及其它稀土发光材料项目。

  对于这些企业的到来,赣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副调研员林小兵说,“大家心理都很清楚,它们看重的是资源,五矿集团已经拥有9座赣州的国有钨矿,但是却没有任何稀土储备,所以它跟我们合作的时候,就提出能不能直接收购稀土矿山资源。”

  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姚渝州也表示,除了五矿集团,还有一批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都有收购的意愿。很多企业资金雄厚,比如广东广晟一直就想要龙南县的稀土资源,因为龙南的稀土是全国少有的重稀土资源,战略价值非常高。

  但是,对于这些大型国企对战略资源的窥视,赣州地方政府的态度很明确,“光要资源不行”。

  根据赣州市委、市政府最新对稀土和钨资源的长远规划,要想参与赣州资源整合的企业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要对赣州市现有企业进行购并重组,并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二是研发生产具有国内领先水平的应用产品,应用产品投资在2-3年内达到5亿元以上,或应用产品销售收入在2-3年内达到10亿元;三是企业总部必须设在赣州,投资总额在3-5年内达到10亿元以上,并力争在此期间内上市。

  “达不到标准的,就不允许整合收购赣州的稀土和钨业的矿山资源。”

  赣州稀土和钨矿资源的稀缺性已广为人知。赣州离子型稀土储量占全国总量的70%以上,稀土产品约占全国稀土产品市场份额60%以上;赣州钨矿保有储量约占全国的39%,其中高品质黑钨矿保有储量约占全国同类矿的70%,自产钨精矿2.5万吨左右,占全国的30%,消化的钨精矿7万吨以上,占全国的60%。

  令人惋惜的是,虽然赣州稀土和钨矿资源稀缺,开采的时间也很长,但直到现在,开采秩序和产业链的建设并不乐观。

  根据赣州市政府的分析,目前赣州市钨矿企业规模普遍偏小,钨矿山多、小、散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部分钨矿山存在一矿多开、乱采滥挖、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等问题,而钨产品主要集中在技术含量较低,附加值不高的钨初级中间制品上。

  据赣州钨业协会副秘书长邱万毅介绍,赣州钨矿企业开采量为每年2.5万吨左右,国有和民营矿山产量各占一半,但民营矿山数量是国有矿山的5倍还要多,民营矿山的采矿规模小,采矿点分散,从钨制品产量来看,基本还是集中在APT和钨粉等初级产品加工上,硬质合金等高级加工产品所占比例尚未超过10%。

  在稀土方面,赣州稀土矿业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姚渝州表示,由于历史原因,赣南的稀土开采者主要是民营企业或者个人老板,每个县市都有很多开采者,生产和销售都是各自为政,互不干涉,很少会联合行动,因为产品都以出口为主,恶性竞争导致赣南稀土企业定价能力不强。

  为了整顿矿山开采秩序,赣州地方政府去年出台了《进一步做好全市稀土、钨业资源整合工作的意见》,要求对全市的稀土资源和钨业资源进行整合,最终形成4至6家集采选、分离、加工、应用的大型稀土企业集团,形成6至8家大型钨业集团。

  据林小兵介绍,目前赣南的稀土资源已全部掌握在赣州地方国有企业赣州稀土矿业公司手里,政府希望通过稀土资源的整合给赣南地区稀土产业发展打造一个新的平台,而钨矿资源由于基本被中央企业和地方民营企业占据,地方政府的政策只是起到引导作用。

  此外,据赣州市政府矿山资源管理局副局长马钊善介绍,国土资源部已确定赣州为国土资源部矿产资源整合、保护性开采矿种管理工作的试点单位,赣州市政府正在抓紧编制矿产资源总体规划,确定总量控制指标,划定储备保护区和国家规划勘探区,支持钨、稀土矿山探边摸底,增加新的矿产地和资源储量。

  对于整合资源,赣州稀土矿业公司负责稀土矿山整合工作的生产部部长姚渝州坦率地说,难度很大。

  他认为,主要有两大难题:一是资金缺口比较大,由于历史原因,以往很多矿山都是地方私人老板在开采,现在要整合,就要给这些私人老板先前的各项投入支付一定的费用,初步估算收购原来88本采矿权证开采的矿山经营资产,至少需要几亿元资金;二是矿山范围内的林权,因为林权改革,很多山林的使用权都卖给私人了,如果只按照林权来支付流转使用费,就比较便宜,但现在林权拥有者在作价时把地下的资源也算进去,林权价格很高。

  姚渝州认为,从稀土矿业公司整合的角度来说,对林权的收购,作价不可能把地下的资源也算进去,因为不合法律要求,但如果不把地下资源算进去,林权拥有者就不愿意出让,这样矿山就无法开采。

  对于如何解决资金问题,姚渝州透露稀土公司打算明年引入战略投资者。但对于林权收购问题,迄今为止没有找到很好的办法解决,目前所有稀土矿山都已经停产。

  同样,钨矿的整合也面临上述问题,而且钨矿还涉及到采矿权的整合,资源价值评估存在的分歧加重了整合的难度。

  邱万毅表示,赣州钨矿资源储量很多是上世纪80年代以前勘探的,当初在出让时,为了少交出让价款,在资源储量表上,资源储量比实际储量都要低,有的甚至低很多,在实际的开采过程中,采矿权证拥有者通过勘探,发现了新的储量,但为了节省费用,没有向国土资源部门进行申报,在资源储量表上体现不出新增储量。不出让时,新增储量无所谓,但如果涉及到整合,就要评估。整合者以资源储量表上的储量为基础来评估,因为它并不知道新增储量是多少,但被整合者由于是自己探明的储量,已知确定新增了多少储量,所以就要求按照新增后的储量来评估,这两者的差距往往很大,导致整合无法进行。

  据了解,这种情况非常普遍。邱万毅举例说,“2002年,赣州市大余县拍卖了13个钨矿,当时的评估价不到300万元,但是举牌的时候卖了3000万元,当地很多矿的储量只有200吨、300吨、500吨,而这13个矿从2002年开采到现在还没采完,不仅没采完,储量还大了很多,但是它没有上储量表。”

  “现在要整合,怎么评估?”邱万毅表示,很难办。不过,他认为,这些难题虽然会阻碍整合的进展,但整合仍然是大势所趋。(本系列完)

  2009年全国钨矿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

  序号 省 钨精矿 稀土氧化物

  自治区 (三氧化钨65%,吨) (REO,吨)

  主采 综合利用 轻稀土 中重稀土

  【来源:证券时报】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帝国赌局:看不懂的海航迷雾 道不清的资本围城

  三一重工26.54亿元收购普茨迈斯特90%股权

  大摩华鑫涉嫌基金黑幕风波

  养老金入市运作拉开帷幕

  保监会2012年监管新政:整顿治理

  烟台银行涉4.3亿元承兑汇票案

  方韩之争折射时代之短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您已复制了此链接。赶快分享给您的朋友吧!